Sissi三一

傻洋姜:

这应该是我最近看过的,最让我印象深刻的,爱,吧…爱这个词太伟大了,能包容一切的荒唐,这就为自己对各种禁忌关系的迷恋找到了正大光明的借口。

【谭赵】 不是我 09 (OOC)

继续求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,谢谢支持我的小伙伴们

对了,里面出现的诗是个人非常喜欢的一首诗

后面还会出现嗯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Chapter 9

谭宗明的出事的第二天,赵启平还是不吃不喝,整个人颓到极点了,谁劝都不听,倒是没有大哭大闹,不哭,也不闹,就是整个人和丢了魂一样,目光呆滞,之前眼睛里把谭宗明迷得死去活来的东西,一点也不剩了。转院后的谭宗明并没有好转,甚至在转院的途中生命体征比先前还要弱,现在倒是稳定下来了,就那么昏迷着。

 

李熏然来劝赵启平,他用尽了一切办法劝赵启平吃饭,但是不管说什么赵启平都只是呆呆地看着他,然后嘴角扯一扯,笑得难看,说:“老谭还没吃饭呢,我等着他。”

最后到底是凌远看不下去了,生气地骂赵启平:

“你说你是不是有病!不管他谭宗明现在能不能醒过来,甚至能不能活下去,你不吃饭对这一切有点用么!现在医院资源紧缺你又不是不知道,你一个当医生的能不能稍微有点理智,你是不是准备给自己作出毛病来好再消耗点资源!赵启平你身为一个医生我希望你能好好想想,动动你的脑子!” 凌远越说越生气,用手指着谭宗明 “你给我看清楚了!他谭宗明现在躺在床上昏迷着!你就算这样不吃不喝把自己整垮了,甚至是把自己弄死了!他谭宗明知道么!!!”说完凌远生气地走出病房,他不喜欢看别人软弱的样子,尤其是优秀的人,他不能理解。

 

兴许是凌远一番斥责起了作用,兴许是赵启平想通了,晚上小李警官给他送饭的时候,赵启平总算是开始吃饭了,能不能吃出味道,就不知道了。

 

赵启平累极了,他日夜不休地守在谭宗明床边,终于在深夜睡去了。

他不知道,就在他睡去的这一段时间里,谭宗明醒了。谭宗明模糊之中感受到一个人在自己的床边,他不知道这是谁,他想不起来。他想伸手试探一下床边的人,但是他太累了,他没有力气,他想要动动手指,或者是发出些声音,但是他失败了。他不再挣扎,渴望保持模糊的意识等到天亮,或者,等到有人发现他醒了,他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床边的人上,他多渴望那人能突然醒来看看他,或者是睁开眼睛发现他醒了,可是疲惫感和一种力量不停地拉扯他,再一次把他拉回了黑暗之中。他没能盼到那个人醒来。

 

赵启平在天不亮的时候就醒了,他梦见了很多,梦见了谭宗明带他去吃各种小吃,梦见谭宗明陪他去各个小镇旅游,没有工作,没有烦恼,他梦见谭宗明回来了。梦是甜的,只是在醒来的那一刻变得无比悲伤。

 

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,我本可以忍受黑暗。[1]

 

 

赵启平接到了小辫儿的电话,声音里也没有了生气:“嗯。“

对面却很激动:“哎我说赵启平,你是不是玩我啊!说好的要来,我等你这么久咋一个招呼都不打啊,你到底来不来啊?你可是第一个见证我掌控世界命运的人,你小子赚大发了!”

小辫儿听见电话那头传来气流的声音,不知道是笑了还是叹气。

小辫儿接着絮叨:“哎我说你前两天不是还说要带人来么,怎么着,怕你那小女朋友看上我?别藏着掖着了,一块儿带过来,我也看看我弟妹长啥样。”

小赵医生回了话,也没反驳称呼:“你弟妹…是个男的,他……长得,很好看。”

小辫儿也没啥惊讶:“男的女的都一样,你赶紧过来,我这无聊的紧,你过来我好跟你说说话,给我憋坏了,我等着你们啊,不见着你们不睡觉!就这么定了!一会见!”说完就把电话挂了。赵启平看着手机愣了会儿神,然后回头看了看床上还在昏迷的人,他深吸了口气,拿上外套离开了病房。

 

也该像个人了,怎么着也要有个人样啊。

要是不好好的,他醒来了,怕是要认不得了。

 

 --TBC--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[1] 出自 Emily Dickinson 的诗 Had I Not Seen The Sun

求小可爱

抱歉占tag
有没有学医护方面的小可爱
跪求
在想要不要注意一下细节。。。

【谭赵】 不是我 08 (OOC)

哇拖了这么久没有更新对不起了,想看的小可爱稍翻一下之前的啊

然后,这一章超级草率啊。。。细节废,你们可能得自己脑补一下。。。

抱歉

求小红心小蓝手求评论!!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Chapter 8

赵启平就那么等着,他找不到别的什么事情好做了,也没什么地方好去了。总是静不下心来,书都不想看。

 

谭宗明可能真的太忙了,大概是一到地方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就去工作了,已经晚上7点多了,小赵医生没有接到他的电话。

小赵医生心乱乱的,抱着手机快要看穿了,他怀疑谭宗明会不会没有走,是不是去了哪不想告诉他。

 

赵启平没那个心情吃饭,他把自己窝在沙发里,他在等电话。

他给谭宗明发了短信,没有回复。

 

差不多晚上11点了,谭宗明还是没给赵启平打电话,没有短信,没有微信,没有消息。赵启平有些生气了,或者是另外一种复杂的情绪,他不敢说。但是这个想法是真的存在的,他害怕了。

 

谭宗明这次出差带上了安迪,可是赵启平给安迪打的电话和发的消息,也都没有回复。

赵启平决定要自己找人了。他给李熏然打了个电话,问问他能不能找人帮忙看看,高速上有没有什么,交通事故。

 

11点29分,赵启平接到一个电话,是谭宗明司机的电话,司机颤动着说:“赵先生,谭总他,出事了。“

 

赵启平慌了,他抖了一下,问了地址和医院,用最后的理智给李熏然打了个电话:“然然…你…能不能…送我去趟医院……“

“平平哥,你怎么了,病了?”

“老谭他,出事了。我现在…开不了车。”

“平平哥,你你你等着我啊,我这就过去,你别着急,谭总不会有什么事的,都会好起来的!”

小李警官也着急了。

 

赵启平随便抓了件衣服穿上就站在门口等李熏然,他脑子很乱,什么事都堆起来了,很多事情同时思考,或者,什么都想不出来。身为一个医生,他现在不知道什么是冷静什么是理智,他觉得自己,可能要完了。

 

 

坐在车里,赵启平头抵着窗户,他后悔了,他觉得是自己的过错,不应该放老谭出去,不应该不陪着他去,不应该什么都做不了。

他突然想起来,他还没有跟老谭道歉,还没有带他去小辫儿的店里,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带他去。

然后又想起来,老谭说了要带他去玩的,老谭说了要给自己放假陪他的。

 

李熏然车速很快,他现在很担心赵启平的状况:“平平哥,你别着急,肯定不会有事的,司机不是也没说什么情况呢么,不会有事的啊!”

赵启平没有回答,也没有哭,他觉得自己连感情都没有了,什么都没有了。

他现在想见老谭,又不想见他。他害怕他只有一次机会了,他怕看了这一眼就再也看不到了。

 

 

到了医院,赵启平整个人都是冷的,是一家小医院,医生不让他见谭宗明,还跟他说什么让他做好准备,说谭宗明要是再醒不过来就没有希望了,就算是活着,也没有用了。

 

做个屁的准备,他谭宗明只要有一口气在,我就必须守着他,就算是他活不过来了,尸体我也要带回去,我要守他一辈子,让他知道,不守信用的后果是什么。

 

赵启平要求转院,他跟李熏然说:“熏然,你给远哥打个电话吧,我想把老谭带回去,拜托你了!”

李熏然第一次见到赵启平这个样子,他怕赵启平一激动再出了事,立马给凌远打了电话。其实双方医院都不建议转院,因为就算转了院,他谭宗明该醒不过来,还是醒不过来,奈何赵启平拗着性子,说什么也不听。他说:“我不能让他一辈子回不了家啊……”

 

转院的时候,是谭宗明出事以来,第一次看见他。血流的太多了,谭宗明的脸颊有些下凹,显得颧骨特别高。赵启平恍惚了一下,他觉得自己认错了,又或是大家认错了,他觉得那不是谭宗明,至少不是他爱的那个谭宗明。

他多希望那不是谭宗明。

 

赵启平哭了,是撕心裂肺的那种。

他很久没有哭过了。作为一个男人,他不允许自己轻易哭,就算是再伤心再难过,最多四滴泪,不能再多了,要不然整天哭哭啼啼多不像话。他记起来上一次自己哭还是谭宗明走之前的那个晚上,因为歉疚,对啊,歉疚。

--TBC--

【谭赵】不是我 07 (OOC)

标题多个零,重发一遍,,,哇看我二更,还不抓紧夸我,要双倍的小红心小蓝手,谢谢支持我的小可爱们呀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Chapter 7

第二天一早,谭宗明要出差,他起的特别早。倒是赵启平,意外的没有早起。

 

谭宗明轻手轻脚地下了床,小心翼翼地去卫生间洗漱。

等他从卫生间出来,回到卧室,站在床边看着赵启平,他想亲他。

想起来昨天晚上的事,他的目光又瞬间被歉疚淹没。他就那么站在那,看着赵启平,终究是没有亲上去。他不想惹他家小医生生气了,他可不喜欢在出差一个星期之前还要让赵启平生气。

 

他悄悄地换上了衣服,走到客厅,小心翼翼地拿走箱子。

时间还早,他犹豫着要不要在家多呆一会儿,一会儿也好。但是他害怕,他害怕他的小赵医生会醒来,他怕他的小赵医生并不想见到他,他不想看见他的小赵医生不高兴。

谭宗明决定提前走。

这次出差,因为目的地有些偏远,谭宗明要坐车坐7个小时,不过好在是自己的司机开车,怎么也要舒适一些。

 

谭宗明小心地打开门,回头看了一眼卧室,虽然什么也看不见,但是还是回了头。谭宗明拿着西服外套出了门。

 

小赵医生听到关门的声音了,突然醒了,往旁边一看,穿着拖鞋睡衣,迷迷糊糊地就往外跑。他打开门,大喊了一声“老谭——!”谭宗明听见了,回头来看,他没看清,但是他还是往回走了,走到门口,看见赵启平穿着拖鞋睡衣,顶着凌乱的头发,眯着眼睛站在门口。

“怎么这样就出来了?也不怕受了风。怎么了?”

赵启平没说话,捧着谭宗明的脸,亲了一口,他这算是道歉了,赵启平意识到自己昨天晚上胡闹了,但是无论如何也不想说出来,就亲了谭宗明一口,算是告诉他“喂,我们和好了啊”。

 

谭宗明愣了一下,笑了,也不知道他到底懂没懂,赵启平叮嘱他一句:“路上小心点,到了给我打个电话啊。”

谭宗明笑得有点傻,他抱住了赵启平,“平平,我会尽快把工作做完的,尽量提前回来,我准备给自己放几天假,带你去玩一圈。乖啊。”说完就走了。

 

赵启平坐回家里,关上了门。虽然没有明说,不过好在算是用行动表了个态,心里不会那么愧疚了。不过这家里,突然少了个人,有点太安静了。

 

 

赵启平想起来自己很久没见着小辫儿了,也不知道这小子哪儿去了,玩消失还玩得挺彻底。他拿起手机,给小辫儿打了个电话。

“喂?赵大医生,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?不借钱啊!”

赵启平算是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了,嘴角挂着笑:“哇你小子怎么还能接着电话啊,我还以为你去哪个山沟子里不回来了呢。”

“想不到我们赵医生还能记挂着我啊,太荣幸了也!”

赵启平陪着他贫:“这不是看见不着你人,寻思给你打个电话,要是没人接我就拉黑名单了。”

“诶我跟你说,我后天回去,你来我这,我这次出门发现一堆宝贝,我觉得我要掌握世界的命运了。”

赵启平被逗得哈哈大笑:“行行,我倒是想看看你咋掌握世界的命运的,不过我得带个人去啊”

小辫儿愣了一下:“你是要给我介绍生意还是介绍姑娘?”

赵启平说:“人是我的,让你见见。”

小辫儿说:“虐我是吧?可以,来,说不定你俩的命运还掌握在我手里呢!”

……

 

俩人挂了电话,赵启平算是打定主意要在家窝一天了,他才不管旁的事呢,赵医生要休假,谁也拦不住。

 

 

赵启平算是在家睡爽了,醒来都是下午了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开始下雨了,下得还真不小,约摸着谭宗明还有一个小时就到了。赵启平窝在被子里玩手机,中午的时候他给谭宗明打了个电话,谭宗明还没吃上中午饭呢,急着赶过去,小赵医生撒了个娇,也要陪着不吃饭,怎么哄都不听,最后直接把电话挂了。小赵医生闲得无聊,又出不了门,给谭宗明发了几条微信,不是吃的就是玩的,说等老谭回来非要吃个遍玩个遍。

 

谭宗明一直没有回复,大概是在车上睡熟了,赵启平想着想着笑了起来,他觉得谭宗明有的时候真是可爱。其实小赵医生下午心情不太好,他觉得很烦躁,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,难道是秋天了人都燥得慌?赵医生心里乱乱的,他老觉得谭宗明回来了,又嘲笑自己,人才刚走不到一天就想成这样,也是够了。

 

--TBC--

【谭赵】 不是我 06 (OOC)

大家好,我又回来了,还是狗血的剧情,还是原来的味道,依旧求小红心小蓝手,小可爱们你们多给我些评论吧www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Chapter 6

那天晚上,谭宗明去应酬了,第二天早上还要出差一个星期,赵启平自己一个人回的家。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过,毕竟两个人的事业前景都是一片光明,谁都不可能说抛弃就抛弃了,也没那个必要。

小赵医生晚上到家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,家里没有亮灯,大概是老谭还没回来。赵启平没有回家,他往反方向走去。

不知道怎么了,他想,走远点吧,再远一点,再远一点吧。

 

就那么走了好远,突然,赵启平心里冒出来一个念头,他觉得,谭宗明回来了。

是真的,没理由的,他就是觉得谭宗明回来了。

他无比确定谭宗明已经到家了。

他从来没有这么确定过。他知道,谭宗明回来了。

 

于是,他开始往回走。

他意识到自己走得太远了。

于是,他越走越快。

他觉得谭宗明回家发现他不在会着急的。

于是,他开始小跑。

他害怕了,他害怕他要是再晚一点回去谭宗明就走了。他就见不到谭宗明了。

于是,他尽自己所能往回飞奔。

 

 

终于,他跑到家了,打开门,

一切和他俩早上离去时一样,谭宗明,没有回来。

 

 

赵启平笑了笑自己,换了衣服换了鞋,走去厨房,从冰箱里拿了罐冰可乐。

他盘腿坐在沙发上,打开冰可乐,喝了一口,开始刷手机。他没什么感觉,就是觉得自己刚刚有点可笑,谭宗明要是到家了,会给他打电话的呀。愚蠢。

 

大概在快要十一点半的时候谭宗明到的家。带着酒气过来轻轻吻了吻赵启平。赵启平没说话。谭宗明温柔地让人无法拒绝,他问:“是不是等急了啊宝宝,不是跟你讲不用管我早点睡,嗯?”赵启平嗯了一身,接着刷手机。“老谭我困了,我去洗澡。”赵启平放下手机站起来往浴室走去。谭宗明换上家居服,换上了在家该有的模样,他坐在赵启平刚刚坐过的地方。

 

他很累了,他终于到家了。

 

等赵启平从浴室出来的时候,谭宗明正在喝他的可乐。小赵医生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突然一股邪火上来了,他冲谭宗明喊道:“你干什么呀!这是我的可乐!我还没怎么喝呢!我好不容易把温度放到正好了!”谭宗明喝了酒之后脑子不是那么清醒了,小赵医生一喊他,他被吓到了。谭宗明一脸惊恐,刚刚还沉浸在温度刚好的可乐给他带来的舒爽中,一时半会儿他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眼神里还带了些无辜。

但是他听到他的赵医生生气了,他知道自己犯错误了。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他把可乐放下了,两只手垂在两边,不安地捻着裤边,试探性地看着小赵:“我,我错了,那个我渴了,就,就,就喝了。”他手足无措地站在那,“要,要不,要不我再给你拿一罐吧。” 赵启平的火气还在,他想让谭宗明的罪恶感再强一点,他又生气又委屈地说:“那么凉,我不喝了,真是的,我好不容易放好的!”说完转身就回卧室了,留下谭宗明一个人站在原地。

谭宗明觉得,自己真是手欠,渴的话再去拿一罐不就好了么,干什么非要喝他小赵医生辛辛苦苦放好的呢。他可不希望自己出差的前一天还要自己睡书房。

 

谭宗明走到卧室,门没有关,他的小赵医生倔强地躺在床的一边,背对着他。他小心翼翼地爬上床,从身后慢慢地环住了他的赵医生。他现在满心都是歉疚,他本可以在出差的前一天晚上和他的小医生使劲腻歪腻歪,吃顿热乎饭,一起洗个澡,走走肾什么的,怎么就让自己给搞砸了呢,他有点想给自己两巴掌。

 

小赵医生没睡着,他不知道他刚刚是怎么了,明明不怎么想喝可乐,明明冰箱里还有很多,他明天早上就走了,为什么大晚上要闹这么一出。小赵医生很后悔,不知道是哪来的冲动,就那么不可抑制地发泄出来了,他很歉疚,但是他没有表示出来,毕竟刚刚还发了脾气,转身就道歉,也太丢人了。虽然他没有明说,但是在谭宗明从背后环住他的时候,他没有什么动作,不着痕迹地往后靠了靠,

啪嗒一声,有什么东西掉到枕头上了,他吓了一跳,使劲闭上了眼睛,努力睡去。


--TBC--


【谭赵】 不是我 05 (OOC)

为啥小可爱都不喜欢给我评论呢,伤心。还是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呀,六七章我会一起更的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Chapter 5

谭宗明和赵启平很喜欢去一家小店,这家小店在小胡同里,不好找的。别看它不好找,人还真不少,每次去都得提前打电话订。

小店里面就四张木桌子,一个上了年纪的老爷子是厨师,还有老爷子的儿子和儿媳妇。店里只有一个老爷子负责做菜,加上年纪又大了,速度也慢了。来这吃饭的人,都知道这个情况,但是他们吃的就是老爷子这个手艺,不怕等的,只要最后能吃上老爷子做得菜,等多久都值。

你问为什么老爷子不把手艺传给儿子儿媳?哎谁说没传,传了的,老爷子就一个儿子,老伴去的早,剩下个儿子像个宝贝一样宠着,所以很早就开始教儿子做菜了,把自己知道的都教了,可是谁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,明明是老爷子手把手教出来的,可是味道就是差了些,好吃是好吃,就是没有他爹的那副手艺。

后来啊,老爷子的儿子娶了媳妇儿,大姑娘长了一脸福相,知道疼人,老爷子觉得这儿媳妇能成大器,很是看好她,就又开始教儿媳妇做菜。毕竟这门手艺,还是流传下去的好。

老爷子没看错人,儿媳妇很有天分,教点什么东西一学就会,自己也愿意琢磨,比她丈夫做出来的好了不止一星半点,一般人吃了都说好吃。但是这个好吃和老爷子做出来的还是不一样,吃起来有点香过头了,不像老爷子做得菜,好吃但是不过,一开始吃不太出来,多吃几口就知道那个味道了。所以老顾客来了,还是愿意等着吃老爷子做的菜。可是老爷子年纪大了,忙不过来了,所以就只有晚上才做菜,中午的饭菜都是儿子和儿媳妇做。这也是这家小店一到晚上生意火爆的原因之一。

 

赵启平很早就喜欢到这家店来吃,在认识谭宗明之前。那时候的他还是个实习医生,每天忙得不行,管不了是中午还是晚上,只要有时间出来吃饭,他就会到那家小店去。他工作忙,情况特殊,常常不能按点吃饭,有的时候三四点了,一个人跑去吃个饭。三四点的时候,没有人吃饭了,小店里就他一个人坐在那吃着。他倒有礼貌,每次见着老爷子都跟人家打招呼,顺便寒暄两句什么的,一来二去,聊得也就多了,那时候的赵启平还没现在这么…“人精”…,常常碰到不顺心的地方,年轻人嘛,捧着一颗赤诚的心和满腔的热血,什么都不怕,体会到社会的不公,总是会伤心。老爷子看他脸色不对了,一问他,就什么苦水都往外倒,老爷子也不恼,就听他说说,也不评价,也不劝他,他就是坐在赵启平对面听他说。

其实赵启平也没那么矫情,再大的事,让他说出来,他就不难受了,说出来就痛快了,也不需要安慰,所以老爷子愿意坐在那听他讲,他就很满足了。

老爷子挺喜欢赵启平的,他觉得这孩子懂得上进,一身正气。他心疼年轻人,看这孩子也不容易,也很照顾他,每次赵启平去的时候,老爷子都会亲自下厨给赵启平做一两个小菜,不管什么时候。

 

 

后来,赵启平和谭宗明在一起了,他就不再一个人去吃饭了。他第一次带着谭宗明出现在小店的时候,老爷子笑得可开心了,说这是小赵的朋友当然要好好招待,连着做了好几道大菜端上来。谭宗明也喜欢老爷子做得菜,俩人就自然也就常来吃饭了。

还记得有一次老爷子上完菜,拉开椅子坐在谭宗明对面,跟他说:“小谭啊,启平这个孩子啊,我很喜欢,我知道,你们年轻人啊工作都忙,现在啊,能有个朋友不容易,你们两个都互相照顾着点。”然后老爷子扭头和小赵说:“启平啊,我是看着你一步步走到这的,不容易,赶快趁着年轻,好好体会体会生活,像我这么大年纪了,想干点啥,难啦!” 说完,老爷子慢悠悠站起来回厨房了。

那还是赵启平第一次听见老爷子给他叮嘱了什么。

 


--TBC--

 

 


【谭赵】 不是我 04 (OOC)

纯属原创,如有雷同,说明我们心意相通啊小可爱!

其实这章没啥意思,我正在写第七章,不过还是希望你们留下小红心小蓝手和可爱的评论呀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Chapter 4

不知道是谭大鳄的追求方式就偏偏对上了小赵医生的胃口,还是小赵医生本来意就在此,又或是命运里面注定,这俩还真就在一起了。

在一起就不说什么了,每天腻乎腻乎,谁看了都受不了。明明两个精英级别的人物,谈个恋爱和小孩子一样,你逗逗我,我夸夸你,时不时撒个娇,耍个赖,

像本是住在天上的神仙,突然来到人间,竟也能添上这几许烟火气。

 

 

这谭宗明啊,哄人倒是很在行,俩人刚在一起那会儿,谭总那真的是要把赵医生宠上天了。每天不管赵医生起多早,谭大鳄都要跟着他起来,时间够呢,就给小赵医生亲自下厨做早饭,一开始都给管家吓傻了,就见谭总大早上起来,有模有样地进了厨房。他们家小赵医生在卫生间洗刷,大鳄就在厨房忙活,也不怕油烟,也不怕热,就为了给他小宝贝做早饭吃。然后等大鳄忙完了,小赵医生凑过去一看,做得那叫一个,惨不忍睹。

小赵医生能怎么办?那是他家大头的一片心啊,可得捧好了不是?

小赵医生也会哄人,就把那么难吃的东西,硬生生吃出一副山珍海味的样子。吃得那是一脸幸福啊,也不知道真的假的。吃完了还得亲一下,使劲儿夸他家大头。

 

我们谭总可不满足于早饭啊,非要和人家凌院学,每天中午定点开车给小赵医生送饭,一个月不带重样的。要说他和这凌院也是像,明明都是人尖子,被俩小孩给迷得哟,都不行了!

天天变着花样哄人家开心,看见人家开心了,自己也高兴得和什么似的。这谭宗明每天中午给赵医生送饭不说,还要和人家一起吃。要说这有钱人这粘媳妇儿的手段就是不一样嘿,小赵医生不是忙么,老是没有时间吃饭,他谭总就非得挂上午的最后一个号,就为了陪他小医生吃顿午饭。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那非得来闹事不可!可人家俩倒好,关起门来一中午都不带出来的,咱也不知道他俩这饭怎么就能吃这么久。

 

这不光是吃饭啊,晚上啊,谭总还得来接赵启平,不管多晚,都要等着他小赵医生。赵启平加班呢,他就搁旁边坐着,死活不走。不过到底是明理的人,小赵医生不忙的时候,他就跟人家撒撒娇,打情骂俏,说的那些话呦,都入不了耳,这鸡皮疙瘩一地一地的掉啊!要是碰上小赵医生忙的时候啊,谭宗明就不说话了,也不去骚扰赵启平,他就那么坐在那,看着赵启平,但是说什么都不肯走。说句实话,他俩这么个腻乎法,这一天当中啊,没多长时间是分开的。外人心里都有数着呢,不屑说他们罢了。

 

 

你说,这人一般对啥事儿都有个新鲜感,但是维持不长,没多久感情就淡了,曾经很喜欢的东西也没那么喜欢了,有的时候,回过头来还会嘲笑自己以前的眼光。但是这一对,可不一样。他俩啊,是怎么看都看不够,总觉得自己的爱人啊,哪儿都好。好得都不行了。俩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是越看越喜欢,越看越爱,越看越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,得到了大宝贝。

 

谭宗明觉得自己幸运极了,怎么就让自己碰见这么好的人了呢,怎么就追到了呢,真是撞大运了。

赵启平觉得遇见谭老头就和天上掉馅饼似的,这么完美的人不知道怎么就喜欢上自己了,不知道怎么就是自己的了。

 

 

谭宗明啊,可能是把前半生追女孩子没用上的手段都用在了赵启平身上,俩人在一起小半年的时候突然开始给赵启平写情书,还非常高产,哎,每个月给小赵医生啊,写三封情书,咱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些情话,他说了,他这一封封的情书啊,除了一句话,别的没有重复的,连称呼每次都能给你编出花儿来。

他写情书归写情书,可是他从来不给赵启平看,这些情书啊,他都放在衣柜里的一个箱子里,写完一封就放一封。你说他写就写吧,每次写完都拿着信封在赵启平面前晃晃,告诉他自己又给他写了封情书,邀功似的。

 

赵启平知道他把信都放哪了,毕竟谭宗明也没瞒着他藏起来,只是不让他看而已。谭宗明不让他看,那他就不看,反正他知道他很爱他就够了。人都是自己的了,还在乎那几张纸是不是自己的么。


--TBC--

三寒:

那天明楼路过江边,将要走近时却又生生忍住,转身头也不回地走,好像背后平静的江面是一个巨大的黑洞。


陪在他身边的明台吓了一跳,头一次见着大哥挺拔的背影似乎带了那么一点仓皇甚至颤抖。


他追上去,小心翼翼地问:“大哥,你是怕什么吗?”


他家大哥愣怔半晌,怔怔看着他:“我怕,他会失约。”


那日阿诚陷入绝境,曾留下只言片语,最后一句说道,他日抗战胜利,你作为抗日功臣,乘车路过吴淞口时,如有波涛如山,那就是我来见你了。


可是这江天,澄澈宁静,哪有半点波涛?

才不告诉你们我已经写到第六章了呢